緣起&感恩-老毛病不藥而癒

緣起&感恩-老毛病不藥而癒

我的鼻竇炎症狀已經是1990年左右的往事了,確切時間無法記得很清楚,只記得每次吃熱騰騰麵食的時候,鼻水總是無法控制的流下來,不得已只好求治耳鼻喉科醫師。經過診斷,說我鼻中樑歪曲,必須手術,醫師向我介紹了整個開刀的細節。因為當時的醫學技術還沒有微創手術,必須從嘴唇翻過來進行手術,想起來十分的恐怖。記得之前我因為心臟問題住院時,隔床病人就是剛剛動過鼻子手術的,他告訴我,此種手術要住院2-3天,這在我心底埋下了陰霾,於是我放棄開刀的念頭。

此時,熱心的朋友介紹我作民間療法,我相信並接受了。此種治療是用草藥從鼻子直接塞進去,用燒的方式來治療。很不幸,民間療法不但沒有治好我鼻竇炎引起流鼻水的毛病,反而使我的嗅覺完全喪失了。在閒聊時,我把此事告訴師兄姊們,師兄姊們笑言我六根斷了一根,當然這斷根之說,實屬茶餘笑談。

記得2010年初,剛踏入佛門時,到Mark Lin師兄(西雅圖劉惠秀的先生)家的佛堂聞法,每次聞完法音,我們慣例地泡茶聊天,其實當時由於佛學常識很淺薄,加之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四川口音還聽不習慣,所以恭聞法音幾乎都聽不懂(注:這是本人福報不夠使然),但是每週六打完網球,總是有熱心的師兄載我來聞法,每次在車上我們總是交換意見,彼此都知道根本聽不懂,但也彼此互相安慰鼓勵,說雖然聽不懂法音,但是還是會有加持的,所以我才能勉強堅持聞法。後因某種原因Mark Lin師兄家沒能繼續提供聞法,所以大約有半年的時間,就一直荒廢著,我的摯友劉先生也因此斷了學習正法的因緣。

有幸透過Mark Lin師兄介紹,才來到聖法慈善會。第一次參加完共修後,彭媽悄悄的告訴我說,他們再過兩個禮拜要去美國,我很無知的直接反應,問她要去美國哪個地方旅遊,彭媽微笑對我說,不是去玩啦,是去拜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!得知我也可以去,令我又驚又喜。

2013年底,我跟師兄姊們一起去美國,那次我們住在洛杉磯金龍旅館,我們利用半夜,搭大型旅遊車直奔舊金山。此次因緣非常地殊勝,我看到浴佛蓮池聖蹟地,也親眼看到天降甘露,更殊勝無比的是,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傳授了「禪修大法」,並且加持每一位弟子殊勝法水。當佛陀師父從後面台階上親自用柳樹枝灑下法水時,我當下聞到一股殊勝無比的香味,我興奮無比。事後馬上告訴卻吉仁波且師兄,我說:我的鼻子失去嗅覺已經是幾十年的事了,怎麼此時此刻,我能聞到法水的香味呢?我當時非常激動,師兄勉勵我說,不要以此為滿足,要精進修行,還有更殊勝的因緣等待我們。但不管如何,眼見為憑,我今天親自領受佛法的聖跡了。

第一次來到美國,就能如願的親見佛陀恩師,也受到了殊勝加持,回台後我下定決心修行。因為我太太那時在溫哥華,幫女兒照顧孫女,兒子在台南念大學,我一個人住在臺北,每天下班後簡單用完餐,就直奔聖法慈善會佛堂,每天至少聞2到3盤法音,由於發下精進聞法的願力,我對法音也自然能聽得懂了,每每聽聞法音時,從內心生起無比的殊勝感覺,所以回到家,就馬上將當天聞法的心得分享給遠在溫哥華的太太,這種日子持續了好多年。因為那段時間我已經晉升聞法上師了,聞法的受益經常在言談中分享給我周遭的友人,只要有機會就帶著法音和“行動壇城”到友人家一起恭聞法音,這段時光是我踏入佛門最為受用的一段日子。

從我第一次去美國拜見佛陀師父回台後,我想是佛陀師父的法水加持,加上自己的精進聞法,在回台後不久,一次偶然的機會,在就餐熱氣騰騰的麵食時,我準備的衛生紙居然沒有派上用場,以前只要吃熱食,鼻子自然不停的流下鼻水無法控制,這次怎麼連一張衛生紙都沒使用呢?從那時開始,我不管吃任何熱食品,再也沒有流鼻水的現象,雖然鼻子嗅覺還沒恢復,但吃熱食無法控制流鼻水的現象,已經完全消失得無影無蹤了。這應該是我精進聞法後所得到佛菩薩的加持吧。

以上所言,句句實話,如果有半點虛假,願墮無間地獄。

        願以此分享給有緣閱讀此文的朋友,希望有緣早日走進如來正法之門。

        至誠頂禮

       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
佛弟子:吉悟慚愧合十
2021/01/10

本文連結至 :
https://holydharmalife.com/緣起感恩-老毛病不藥而癒/

注:本文僅代表個人學佛體會,一切法義應依南無羌佛《藉心經說真諦》、《學佛》、
《什麼叫修行》、《極聖解脫大手印》及法音為準。

#義雲高 #第三世多杰羌佛 #义云高#義雲高大師

Facebook Commen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